测试中国核电的四个主要问题

时间:2019-02-11 15:14:23 来源:龙岩农业网 作者:匿名
  

它几乎就在这里。

随着10月19日,美国核管理委员会主席尼尔斯迪亚兹举行了北京AP1000核反应堆推介会。在核电的历史上,对中国的最密集一轮外交罢工,走到了尽头。

自9月初以来,国家原子能机构局长张华珠公开表示,中国政府已制定了一系列加速核电建设的政策指导方针,包括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长约翰·富尔德,法国总统雅克·希拉克,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核问题。包括管理委员会主席尼尔斯·迪亚兹在内的许多重量级人物纷至沓来。虽然中国访华的名称有其自身的优点,但面对中国的核电部门,未来16年将提供400亿美元的“市场蛋糕”,令人垂涎的国家充满了言辞。

然而,在今年年底,中国的四个新核电项目项目开放公开招标不到两个月,核电的外交攻势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中国最高管理层的最终决定,目前尚不得而知。但是,有迹象表明,中国人民对核电的一些基本问题的认识并不统一。在彻底澄清一系列问题并达成广泛共识之前,应放慢核电项目的盲目性。

首先,中国需要多少核电?核电在多大程度上可以缓解目前的“电力短缺”? ?

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涉及中国核电发展的总体规划,以及核电如何协调全国的火电和水电开发。

目前,中国共有8座核电站和15座核电站,其中9座已建成投产,2座正在建设中,4座已提交国务院批准。去年,中国核电共产生了438亿千瓦时的电力,占该国总发电量的2.29%。例如,就装机容量而言,中国的核电装机容量仅占总装机容量的1.8%,仍然不到世界平均装机容量的10%。可以看出,中国的核电发展水平仍然相当原始。去年开始的全国性“电力短缺”无疑成为新一轮核电发展的“火线”。据悉,未来16年,中国的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3600万千瓦,而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4%。

但是,如果今天严重的“电力短缺”与核电发展的宏伟计划相比,那么“一杯水和工资”的感觉就诞生了。今年夏天,只有国家电网公司的最大电力缺口达到2983万千瓦,几乎相当于计划2020年的核电装机容量。在这方面,业界已发出警告,因为核电建设期很长(通常为5至7年),投资巨大(一般每千瓦投资约1,500美元),在煤炭资源丰富的国家水资源,核电太多,太快的增长在经济上是不可行的。

事实上,在内蒙古,山西等煤炭集中的地方,工业界对“大核电”“大风”的加剧感到非常反感。这无疑反映了不同行业在竞争关系中的利益,但面对发展地方经济和克服就业压力的双重任务,从中央到地方,核电不能掉以轻心。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最近对核电项目的谨慎和谨慎批准可以看出这一点。

另一方面,目前的电力短缺具有特殊的历史背景。根据市场规律,“三年不允许建设火电项目”的行政命令是“电力短缺”的发起者。随着回归市场中电力建设的快速发展到另一个极端,“电力将在两到三年内复制”的警告并非危言耸听。那时,值得深思的是投入巨资的核电站将会在哪里进行。

第二,中国的核电站应该建在哪里?

发展核电的基本问题现在越来越模糊。

在“电力短缺”的双重刺激和核电的热情下,地方政府核电项目的批准文件已经飞到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其中,五大集团之一的“中国电力投资”已被选中在铜山,湖北,海阳,重庆和涪陵,重庆建设核电。一旦获得批准,它将立即开始。福建,江苏,湖南等省也加快了核电选址和项目建设的步伐。目前,已有11个省市提出核电发展规划,其中4个省已完成核电厂选址等前期工作。面对地方政府的热情,高级官员最近表示,中国的核电将首先选择东南沿海地区的建设。原因很清楚:作为一个长期,大投资,高科技的核电项目,只有在一次能源短缺和相对较重的电力负荷集中的地区才能实现最大的经济效益。事实上,今年7月21日,经过几次曲折和反复,国务院批准的岭澳二期和三门一期核电项目分别位于广东和浙江。广东和浙江的阳江和秦山二期项目仍在批准中。

在浙江和广东省,核电并网已超过全省总发电量的13%,核电已成为地方电力结构的重要支柱。虽然核电无法解决全国范围内的电力短缺问题,但它可以帮助解决部分地区的“电力短缺”问题。对于那些拥有发展核电的有利条件而且没有火力发电条件来启动一批核电项目的城市来说,这是明智之举。

然而,面对一些地方政府和大型国有企业的实力,业界对中国核电“到处传播”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从目前的五大集团“盯马”甚至与地方政府合作开展私人火电项目的事实来看,业内有识之士有理由相信即使是涉及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的核电项目,如果在选址问题上,没有统一的理解和强有力的执法保证,最终的情况很可能难以清理。

第三,中国的核电安全吗?

安全问题是世界核电发展的核心。

自1979年美国三里岛核电站事故和1986年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以来,世界核电工业已进入低谷。核电国家已开始认真审查其核电安全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20年的核电发展正是全球20年来对核电安全的重视。因此,中国目前的核电站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安全的核电站之一。根据数据,在秦山和大亚湾核电站10公里范围内,目前可以证明的核辐射量仅为国家标准的1/2。多年来,这两座核电站并没有对当地的自然环境和居民的健康产生不利影响。然而,业界对中国核电安全的普遍担忧在于,随着核电建设的加速和核电投资实体的多元化(外国参与和私人资本的可能参与),核电安全优势将会下降吗?随着核电厂建成数量的增加,中国的核电安全系统也将变得相对脆弱,这将导致核电的重大安全并增加隐患。

最后一个关键问题是:在新一轮核电建设中,中国能否迅速掌握核电领域的核心技术?

事实上,在这方面,中国的教训非常深刻。业内人士透露,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已经花费了近10亿美元的核电,但除了购买一些“大块”的核电设备外,核电核心技术一直掌握在手中外国政党。与其他进口产业一样,如果我们无法掌握核心技术,中国将永远无法在这个行业中前进和后退。

目前,核电国家正在放松民用核能领域的政府监管。即使是像猛虎这样的“核”的美国,最近也向以国家名义生产民用核设施的商业公司颁发了出口许可证,鼓励美国公司占领世界核电市场。这一趋势恰恰是中国掌握核电核心技术的历史机遇。

事实上,这次由美国核管理委员会主席尼尔斯·迪亚兹提出的AP1000核反应堆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核反应堆之一。即使在美国,也没有先例。当然,对于首次使用的核反应堆,中国政府只有在充分考虑其安全性的情况下才能决定是否采用核反应堆。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加拿大,法国,俄罗斯等核电国家争夺中国核电市场的历史机遇之前,中国应该发挥其最大的创造力,争取在获取核电核心技术方面取得突破。

中国商报

重庆星游传媒有限公司